亚博App官网_欢迎使用

对话多特蒙德CFO:大俱乐部管理者的足球哲学

CFO,究竟都做了些什么?“身为知名俱乐部的首席财务官,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Sitting in the Burning Place)一般”——这便是大俱乐部光鲜背后真实的故事。

说起多特蒙德,我们提及最多的也许是那性感的黄黑配色,是以南看台为代表的极致球迷文化,是近年来在德甲和欧冠的彪炳战绩。但我们忽视的,却是从2004年的破产危机,到2011年重回巅峰,俱乐部所经历的起起伏伏。

而在这背后,除了球员们在球场上的出色表现,也与俱乐部在管理、运营上的方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一个晴朗的冬日,圈哥有幸采访到了在黄黑军团这12年复兴之路上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多特蒙德的首席财务官托马斯-特雷施(Thomas Tre)。

在一个小时的对话里,这个严谨的德国人向圈哥讲述了他与瓦茨克如何帮助多特蒙德躲过破产危机的故事,还阐释了金融思维衍生出的俱乐部管理之道。

21世纪初,多特蒙德利用抵押威斯特法伦球场所有权筹得的大量资金,外加上市的所获得的融资,赌博式地大肆投入,在2002年获得了赛季的德甲联赛冠军,那一支金戈铁马的多特蒙德,是老一辈球迷心目里的传说。

然而,光鲜成绩下面隐藏着的,是球队混乱的财政经营。于是在2004年,因为无法支付给Molsiris基金下一赛季的球场租金,球队面临着破产的局面。

在俱乐部最困难的时刻,与我们对话的特雷施以及俱乐部CEO瓦茨克等人,来到威斯特法伦担任“救火队员”。

2004年的12月,特雷施从普华永道来到多特蒙德,以财务顾问的身份帮助正处在水深火热的俱乐部。特雷施告诉生态圈,在最初的4个月里他很煎熬,此前从来没有足球管理经验的他,并不知道该如何着手改变多特不甚健康的财务状况。

面对这球队财报中的赤字,等待特雷施去解决的头等大事,就是拿出新的融资方案,并劝说金融机构对俱乐部进行融资支持。除此之外,多特蒙德不仅仅是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还是一家上市公司。这样的双重身份,让瓦茨克和特雷施在制定融资方案时更加地谨慎。

特雷施向圈哥还原了处理这个棘手问题的全部细节。在经过了谈判和整改后,需要向多特蒙德索取租金欠款的Molsiris基金,同意推迟收取威斯特法伦球场两年的租金费用与利息,并再次抵押给多特蒙德资金,用来帮助回购球场的41%股权。而多特蒙德此次贷款的剩余900万资金,被作为05-06赛季俱乐部的运营资本,帮助俱乐部“压哨”得到了联赛许可证,有惊无险的解决了这一危机。

“2005年3月14日,多特蒙德的投资者经过了考虑之后,最终完成了投票,94%的股东支持俱乐部提出的方案,愿意帮助多特蒙德走出债务危机。”特雷施清楚地记得日期与股东投票的百分比,以及当时捉襟见肘的状况。

在经历了俱乐部的生死存亡后,瓦茨克与特雷施又进行了开源节流,两年内通过从摩根史坦利等金融巨头拿到的投资,还清了债务,并且实现了盈利。而他自己,也在2006年1月正式成为了俱乐部的首席财务官。

在跟我们谈到俱乐部运营的时候,特雷施一再强调对俱乐部财政风险控制的重要性。在这方面,他与瓦茨克早已达成了一致的战略。合理地把握现金流并及时调整俱乐部的资本结构,才能保证俱乐部稳健的运营下去。他们实在是不想再遇见刚接手多特蒙德的场景—— 一家净现值是负值的俱乐部。

特雷施还告诉生态圈,在危机过后,黄黑军团着手筹备市场部门,来推广自己的品牌,并通过品牌建设得到更多的投资,从而进一步获取利润。

相信对资深德甲和多特球迷而言,赢创(Evonik)都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这家公司不仅仅是多特蒙德的胸前广告的赞助商,还是救命恩人。在俱乐部最危难的时刻,赢创通过赞助、融资等方式,帮助俱乐部渡过难关。

而在赢创工业集团的CEO看来,多特蒙德能够成功复苏,并非是撞了大运,而是基于逻辑和系统工作的结果。而这,自然与特雷施一直用“金融人”的眼光来管理俱乐部密不可分。

特雷施告诉生态圈,对于俱乐部而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够以更加稳健的方式来进行运营。首先,管理层会对下赛季的收入有一个预期的估计,然后根据这个数字,再来制定可行的俱乐部转会活动,并计划与球员签约、续约时能开出多大的合同,以此避免重大的财政风险。

简而言之,就是在财政安全的前提下,如何在竞技层面上获得最大的成功。而作为一名CFO,特雷施的工作艺术就是,如何在一个两边分别是“财政状况”和“竞技成绩”的杠杆上,寻找到最好的平衡。

在他看来,足球是一门特殊的生意,即便可能存在30%-40%的利润率,但大家最多可以预测俱乐部明年的收入情况,并没有办法判断五年内的盈利状况。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存在太多的变数与风险,所以并不够吸引人。不能吸引投资者,便失去了上市的最初目的。

在预测俱乐部收入时,特雷施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一家经营良好的实体企业每年库存周转率可能达到90%,但是对于俱乐部来讲,70%已经是很好的数字了。很多球队可以通过加大投入来提高这一比率,但由于竞技结果的不确定性。一旦失败,则需要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

那么作为一名CFO,他是否会参与到球队在转会方面的具体运作呢?针对这个内部管理权责分配的问题,特雷施告诉生态圈,他并不会对球队的引援做出任何建议,更不会拥有“一票否决权”。

因为包括前任主帅克洛普,以及目前教练图赫尔,都对球队的引援预算有着清楚地认知,所以他们并不会用溢价的投入去购买一个球员,“因为我们心知肚明,无法与皇马、巴萨甚至曼联去争夺一名球员。”

与此同时,特雷施也会与图赫尔交流目前俱乐部的财务情况,并且对球员的合同情况,给出一些从财务出发的意见。同样担任俱乐部的管理人员,特雷施认为相互之间的理解和尊重,是组织顺畅运行的关键。

与特雷施先生的话题,从多特蒙德,一直延伸到了德国足球。在他看来,德国足球特有的“50+1政策”,是他们上百年足球发展历史中,所凝聚出的最成功的规律。

投资者在股份公司(即拥有独立足球部门的体育俱乐部)中不能拥有对俱乐部过半数的表决权,但投资者可以占有公司的多数资产。via Wiki

德国足协的“50+1政策”帮助各家俱乐部避免了外资收购,以及很可能会破坏原有俱乐部文化、传统的各种商业投资行为。所以在德甲,并不会直接看到中东土豪或者俄罗斯大亨。而对于包括潜在的中国外来资本,特雷施表示,他很期待与中国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但并不期待直接的投资。

顺着这个话题,我们也聊到了一个热门话题——莱比锡红牛。首先,特雷施认为在竞技层面上,莱比锡红牛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对手。从德乙联赛升甲的首个赛季就能有如此战绩,并不容易。

与此同时,他也在用一个金融人的逻辑来评价莱比锡红牛的增长。短期的竞技成绩并不能说明问题,要检验莱比锡红牛的经营模式是否说得通,还需要通过更长的时间。

也许相比赚得盆满钵盈的英超,德甲在商务开发以及全球化的道路上,走得有些慢。不过特雷施也告诉生态圈,目前德甲的商业开发能力也在逐渐地提升。

受益于下赛季德甲转播合同进入新一个周期,多特蒙德将在电视转播分成方面,将出现大幅的增长。而随着俱乐部近些年在德甲以及欧战赛场上的出色战绩,多特蒙德通过体育赞助、营销方面的收入也在一直增加。

多特蒙德的收入日益走高,自然也离不开在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的开发。谈到去年在中国进行的两场国际冠军杯时,特雷施对中国多特球迷的忠诚度、球市的火爆程度赞不绝口。

根据统计,多特蒙德在中国有上220万的球迷,而这个数字还在一直上升,俱乐部在中国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增大。特雷施也向生态圈透露了今年夏天俱乐部有可能继续来华的计划。

不仅如此,在未来,多特蒙德也将在中国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特雷施表示,他们此前4年与华为的合作非常顺利和愉快。通过中国的品牌来进一步增加俱乐部的曝光,以及拉近与中国球迷的距离,是多特蒙德在未来的中国市场里需要做的事。

而话题谈到中国,自然避不开中国资本对于海外俱乐部的收购以及天价的转会。在他看来,投资足球需要看到的是更长远的发展前景,减少非理性投入,增加对青训等可持续发展方向的投资,可能会得到一个更健康的发展模式。

而作为一个职业俱乐部的管理者,特雷施先生非常坦诚的说,多特蒙德作为一家着力培养青年球员的球队,当中国俱乐部对球员有很理想的报价时,他们不会阻挠球员离开。(难道说……)

采访的最后,作为多特蒙德这样一家辉煌俱乐部的CFO,特雷施也对圈哥说了些掏心窝的话。

在对投资人负责的同时,俱乐部也要让球迷满意,这给特雷施的工作带来不少压力。而从事这个工作十多年之后他也发现,即便这两者在与球队的沟通方式上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但从深层角度理解,大家有着相同的目的,都是希望球队在长期发展中取得最大的利益。

在经历过破产危机后,球迷们也对球队的财政方案有了充分的认识,作为上市公司,多特蒙德公开的信息让投资者和球迷能够更加理性的看待球队的每笔转会。

作为多特蒙德的CFO,特雷施还需要保持好自己与俱乐部的距离,避免自己成为一个纯粹的球迷,避免自己的情感影响球队的财务判断。

在他看来,只有站在一个恰当的位置,才能运筹帷幄,确保俱乐部的发展处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我家在科隆,万一我在多特蒙德干砸了跑回家,我觉得这个距离明显不够安全。”特雷施笑着说。